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Atresia Microtia Repair

我们与众不同之处

为什么人们要从世界各地前往加州耳研所医疗集团做耳道闭锁修复和小耳修复手术?对于正为此疾患寻求医治的人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说实话,我们感到无比地荣幸能得到先天性耳道闭锁及小耳症患者青睐,选中来医治他们及改善他们的生活。迄今我们的患者几乎已遍及世界每一大洲(除了南极洲以外),还有全美各州。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专注于耳道闭锁修复和小耳修复手术的医疗机构,我们渴望为这极具挑战性的病症,提供最专精的照护,如今我们已做过超过一千个手术。在世界的许多地区,由于当地的外科医生手术成效不彰,所以他们不鼓励做耳道修复手术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只要对细节详加注意,加上最优秀的器材和设施,以及专注的团队,在评估筛选出的患者身上,耳道修复不只可以,而且的确创造出优秀、持久的结果。罗医生在耳道闭锁及小耳症治疗上有丰富、悠久的医疗历史,他开创了好几项技术及策略,能改善病患的医疗成效。我们的经验显示,几乎每一只耳朵都能够听见,问题是如何让每个孩子能达到这项目标。

传统上都先做小耳修复,过程包含三到四个分开的手术;小耳修复完成后,再来做耳道修复。在人类发展上已知的一件事是,在关键性时期给予感官刺激,对于该感官的发展是很要紧的。罗医生是第一位挑战传统医疗做法,先做耳道修复再做小耳修复的医生。他开创这项早期干预的做法,对耳道闭锁及小耳症儿童患者发展中的大脑及语言中心,提供听力,以产生最大的刺激。在这项改变之前,耳道闭锁修复手术进行的平均年龄是九岁以上,那时有关语言的大脑发育时期都已经过了!

    这做法首次发表于2009年,文章刊载于数本医学期刊,可点此阅读。这项改变直接促成小耳修复的medpor技术开发,并从而将所需手术次数从四次降低到两次。
    病患很满意手术次数、旅行次数、离家时间以及对心理层面的影响都因此减少。有些病患问道,是否两项手术可以一次完成?在先做耳道手术再做小耳耳廓修复手术经验几年之后,罗医生与任医生(Dr. John Reinisch)合作, 于2008年一月共同执刀完成耳道修复及小耳修复合并手术(CAM)世界首例。罗医生如今已与任医生共同完成110个以上的合并手术,与其他医生也合作了十多个合并手术。合并手术已是耳道闭锁及小耳症患者常做的选择。合并手术比传统技术多了好几项优势,但也有缺点。我们是现今世界上能执行这手术的唯一机构。



耳道修复手术可能产生的可能并发症,导致全球许多医生因此完全放弃对此耳道闭锁及小耳症做手术治疗。我们对之前常见的并发症一直都有注意,以能永久性地改善手术成果为目标。

其中一个关注的领域是从身体其他位置取皮,以做新耳道内的皮肤及外耳廓的重建。历史上,耳道闭锁手术的皮肤都从腿部、臀部、手臂或腹部取皮,但这些部位的皮肤跟正常耳道内的皮肤性质大不相同,那些取皮位置一直以来也经常发生变形。这些问题可以从这些照片中看出。

先天性耳道闭锁修复取皮位置厚皮分离

正如这篇文献所提到,耳道闭锁修复手术最佳的取皮部位是头皮。头皮的皮肤与耳道皮肤是很好的匹配,而且造成的疼痛轻微,愈合速度极快。取用的头皮很薄,毛囊不受到干扰,头发可以重新完全长出来,痊愈后完全看不出伤痕。

耳道闭锁修复手术的另一项常见的挑战是第二和第三块中耳骨的连接,这连接处应该是骨对骨,但在耳道闭锁患者身上,这连接处却经常有瘢痕组织。您可以想象,透过鼓膜传递到耳骨的振动可能会因此损失,造成听力损失。在某些情况下,这中耳骨可以用由罗医生开发的中耳骨假体替换。加州耳科研究所医疗集团是第一个对此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的机构。有13%的患者由于存此畸形的中耳骨连结,所以需要重建中耳骨。在某些情况下,这项畸形在手术前的电脑断层扫描中即可看出,但是大多数情况下,这一畸形要到手术的时候才会看到。罗医生和Balaker医生对这领域做了大量的研究。

    耳道闭锁和小耳症患者的照顾,需要好几项不同的医疗专业共同合作及协调完成。听力学家、整形外科医生、颅面外科医生、耳科医生、畸形病理学家,和其他相关人员必须定时相互沟通,以确定最佳的治疗程序和时机。我们已经建立了一套分类办法,缩写为HEAR MAP-- 听觉地图,以方便专家们之间的沟通。这套分类办法,也让我们得以在类似的病患间做治疗模式的比较,长期下来可作为改进治疗方式的参考。
HEAR MAP 听觉地图

罗医生对耳道闭锁及小耳症多数的植入式解决办法,从开发时期就都有参与。我们的医疗中心提供所有植入式解决方案,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这是个发展很快的治疗领域,了解您为您自己或您的孩子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法是很重要的。请查阅本网站有关治疗方式的解说,了解目前有哪些可以采用的听力设备。

胆脂瘤是耳道位置的皮屑堆积。在我们评估的患者中,4%有胆脂瘤,必须在它对周遭结构造成破坏或损害之前处理。如果不处理的话,可能因受伤或进一步的感染导致残障或死亡。胆脂瘤是罕见的疾患,最好在做过很多病例的医疗中心接受治疗。通常对耳道闭锁及小耳症患者经验有限的医生,可能不知道如何评估或治疗胆脂瘤。

在我们评估的个案中,23%有下颔及脸部发育不全的状况。这状况称为半侧面部肢体发育不良(HFM),其导致的问题可能远超过脸部的畸形。我们的一位外科医生,申医生(Dr. Shendel) 发明了一项手术植入装置,可以延伸下颔长度,改善面部不对称及受此病症影响的功能。除了对下颔骨的牵引,从身体其他部位取脂肪,也能改善面部及下颔形状,申医生的治疗方式,请参考我们的姐妹网站 http://calcraniofacial.com

外耳道闭锁修复和颌骨牵引手术可以在某些情况下同时进行。由于HFM可能影响气道,夜晚气道阻塞可导致呼吸不畅,血液中氧气浓度低,称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OSA)。CEI医疗团队加州睡眠研究所拥有世界公认的治疗OSA的专家。请查看网站: http://www.calsleep.com.
    由于耳道闭锁和小耳修复手术所涉及到的其他挑战,如术后耳道狭窄、鼓膜剥离,我们也有新的处理程序。我们持续改进和完善我们的技术和程序,并期待与大家分享,以改善世界各地对耳道闭锁儿童的照顾。